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廉政时空 >国际聚焦

“地价门”丑闻暴露日本反腐窘境——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更新时间:2017-04-17 09:51:24
 

  在经历媒体曝光、在野党实地调查、国会传讯后,牵扯日本首相安倍夫妇的森友学园“地价门”事件进入司法搜查阶段。大阪地方检察院近期在搜查中发现,森友学园在清理地下建筑垃圾时,涉嫌向政府有关部门谎报费用,从中获利2000万日元(约合124万元人民币),而这只是森友非法获利的冰山一角。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这起安倍上台以来的最大丑闻可谓日本隐性腐败的一个典型。从结果来看,森友学园得以空手套地明显有政治力量开方便之门,但东窗事发后却鲜有案例能牵出背后“大老虎”。小人物遭切割牺牲,大人物却能全身而退。有学者指出,“地价门”的背后,是蛰伏日本社会深层的隐性腐败陈疾。政府为贪腐开制度绿灯,官民、官商之间利益输送畅通无阻,大量国有资产以“白菜价”流入私人腰包。

  空手套地 净赚1亿

  “地价门”事件起因于一个日本记者的质疑。去年6月,森友学园在购买国有土地时,当地财务局没有按原则公开成交价格,由此牵出背后一系列猫腻儿。

  经调查,森友学园去年6月与日本国土交通省近畿财务局签署一份土地买卖合同,以1.34亿日元(约合832万元人民币)购得大阪府丰中市野田町一块面积8770平方米的国有土地用于建设“瑞穗之国纪念小学”。然而,与其仅一街之隔的另一块同等规模的国有土地售价却高达14.23亿日元,是前者的10多倍。

  实际上,近畿财务局对这块出售给森友学园土地的估价为9.53亿日元。之所以便宜卖给森友学园,近畿财务局称是因为这块地里埋有废料垃圾,考虑到处理垃圾要花费8.19亿日元,因此最终成交价就是9.53亿日元估价减去垃圾处理费得到1.34亿日元。

  以一折价格拿到土地本就不可思议,更令人惊讶的是,在签合同前2个月,森友学园已经从土地原所有者国土交通省大阪航空局获得约1.32亿日元的垃圾清理费。这相当于森友学园前后只花了200万日元,几乎“白拿”了这块地。

  垃圾处理费是由森友学园先行垫付,根据《朝日新闻》47日报道的最新调查结果,森友学园在向政府申请这笔垃圾处理费时,比实际金额多报了2000万日元。

  其实早在2011年,另一家办学机构曾有意购买这块土地,当时向近畿财务局报价是7亿至8亿日元,后因需留出2.5亿日元垃圾清理费而降至5.8亿日元。但是,近畿财务局却以对方出价过低为由,没有同意。

  在学校建造过程中,国土交通省木造住宅振兴室2015年向“安倍小学”提供6200万日元补贴。大阪府也在同一年的绿化项目中,向这所小学提供了4000万日元补贴。各种政府补贴前后加起来至少有1.02亿日元,刨去买地支付的200万日元,森友学园建小学纯赚1亿日元。

323日,日本大阪市学校法人、森友学园理事长笼池泰典被传唤到国会作证,就“地价门”接受议员们的质询。

  神风相助 方便大开

  “地价门”主角森友学园理事长笼池泰典及其妻子与安倍夫妇关系非同一般。笼池是日本最大右翼团体“日本会议”大阪分部代表和运营委员,“日本会议”则与自民党及安倍本人关联密切。

  笼池的右翼教育方针深得安倍欢心,他经营的塚本幼儿园被曝要求学童背诵日本军国主义时代的《教育敕语》。安倍昭惠数次访问该幼儿园,一度被这里的教育成果感动到落泪。在得知笼池要办小学时,安倍昭惠爽快答应担任该小学名誉校长。小学原计划用名“安倍晋三纪念小学”,安倍先前表示,很荣幸获得独家冠名权,不过为了避嫌,希望留到他卸任后使用这一校名。

  安倍昭惠与笼池妻子也保持着私人联系,根据自民党公布的资料,两人从去年6月至今年3月互发过至少83条短信。

日本首相之妻安倍昭惠

  除了安倍夫妇,安倍内阁成员也与笼池关系非同一般。据笼池透露,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在当选国会议员前曾为其担任法律顾问,还帮他打过官司。两年前,笼池还在一次聚会上与稻田当面有过交谈。稻田丈夫还曾就小学用地问题出席过笼池与近畿财务局的一次会面。去年1022日,稻田亲自给笼池颁发感谢状,表彰他对安倍政府一系列政策的支持。

  根据笼池自曝,他建小学并非一路顺利。但在20151026日向安倍昭惠方面寄去一封求援信后,笼池便感觉“吹起一阵神风”,原本面临的困难迎刃而解。这封信,安倍本人看过,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也读过。323日在国会作证时,笼池承认在购地建校过程中,感到有政治力量介入。

  在接到求援信后,辅助安倍昭惠的政府公务员专门就信中内容向财务省国有财产审理室长咨询,然后在传真中一一作答。虽然政府方面主张,这封传真表明安倍昭惠什么都没做,但在野党指出,从最终结果来看,笼池在信中的几个愿望全部实现,这足以证明安倍昭惠以某种形式为笼池进行了斡旋。

  实际上,在申请小学办学资格时,笼池还拜托过当时大阪府议会议长畠成章(已故),希望通过畠成章与大阪府知事松井一郎攀上关系,争取让后者在审批办学资格时给予关照。除此之外,笼池还向自民党、日本维新会的多名国会议员进行过同样的请求。

  隐性腐败 追责困难

  森友学园空手套地过程中,日本相关政治家、政府部门介入迹象明显。笼池指认安倍昭惠201595日到笼池经营的幼儿园演讲时,清退随行人员,私下交给笼池一个装有100万日元的信封,并称“这是安倍给的”。笼池还拿出当时的汇款单作为收据,但安倍夫妇予以坚决否认。

  虽然现阶段没有稻田直接干预购地一事的证据,但稻田3月承认,她曾接受过笼池夫妇的政治献金。

  《东京新闻》225日报道称,在2014年至2016年间,财务省共卖出693块国有土地,其中只有向森友学园出售的这一次没有公开价格。近畿财务局称,之所以没有按规定对售价进行公示,是因为森友学园强烈反对,担心过低的成交价会牵出学校用地埋过垃圾的实情,影响招生。

  而对于如何估算出8.19亿日元天价垃圾处理费,近畿财务局和大阪航空局官员口头表示“计算恰当”。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回应称,财务上的一连串手续“没有瑕疵”。但据笼池本人表示,实际花费的垃圾处理费只有“约1亿日元”。

  除了财务省定价有问题,国土交通省和大阪府给森友学园发放高额补贴也饱受诟病。国土交通省已表示有意收回6200万日元补贴。

  虽然“安倍小学”空手套地一事明显有猫腻,舆论和在野党也怀疑森友学园与安倍政府之间存在利益输送,但政府死咬“程序合法”不松口,反腐在日本陷入“只拍‘苍蝇’、不打‘老虎’”的窘境。小人物遭到切割被迫背责,“大老虎”往往能通过制度漏洞置身事外、逃避制裁。

  “地价门”主角笼池3月在国会抱怨,感叹自己成了替罪羔羊。他说:“希望大家不要像壁虎断尾一样把罪全扣在我头上,要把其他相关人等也都叫来,弄清真相。”笼池这句心里话可以说是日本政治生态的一次鲜明体现。

“地价门”丑闻曝出后日本民众游行抗议。

  日本法政大学教授赵宏伟指出,在日本和西方一些国家,贪污腐败已经进化到了合法程度。“国家制定法律使之合法,比如政治献金是受鼓励的,绝对不构成行贿”,也因此“地价门”事件给安倍政权造成的负面影响有限。

  事实上,除了“地价门”外,东京都筑地水产市场搬迁问题、乃至东京奥运会选址问题都笼罩贪腐疑云,但对可能存在的隐性腐败却无人追究。

  在“地价门”问题曝光之初,安倍便言之凿凿,称如果他和妻子与“地价门”有关,将立即辞去首相和国会议员职务。现在看来,这种信心想必与他对“制度保障”的熟练掌握和运用不无关系。

  安倍昭惠此前宣布辞去名誉校长职务,撇清了与森友学园的最后一点联系。自民党正举全党之力攻击笼池以证明安倍夫妇清白。“地价门”事件逐渐收尾,而真相却依然在遥远的路上。(特约记者刘秀玲)

 

 

  • 中共哈尔滨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哈尔滨市监察局 版权所有
  • 技术支持:黑龙江华夏千博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编号:黑ICP备06006535
  • 您是当前第位访客